樱落璎珞

紧赶慢赶回家看直播,这么生硬的转折,春牧党是还开心还是不开心

紧赶慢赶回家,还是慢了啊。

打开直播就看见,路人突然在春田面前倒下了,然后等春田赶到河边时候正好和牧擦肩而过了。

春田回到家,看到部长写信说,最后一次叫他春田碳,因为明天就要改名了,春田的各种地方他都喜欢,遇到他真的太好了。

然后春田和部长要结婚了。不知道是仪式举行前的排演还是春田的想象,春田在要和部长亲吻的时候想起了牧。

然后部长说,不是真心的吻,我不会开心,让春田去追牧。春田就跑出去了。

部长对聚在一起等的亲朋好友说,自己被甩了。大家拥抱安慰部长。

春田找到了牧,说我喜欢牧。
牧说,和我在一起,春田你不会幸福。
春田说,你总是这样自己就断定了,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所以和我结婚吧。
两个人抱在一起。
牧说,我回来了
春田说,欢迎回来。

时间切到一个月后。部长和主任在天台聊天,小鲜肉和部长夫人在酒吧过生日,铁平和部门里的大姐吵吵嚷嚷的,青梅和外国人在一起了。反正大团圆了。

最后牧还压着春田亲亲,春田说,快住手啦,然后推开牧,看了一会儿,反压回去,补了一句,不可能叫你住手啦。

这最后三分钟的硬糖,真是让人喜忧交加啊

第六集说会做家务的春田…

虽然被分手时哭着反省说,我会做家务的,但是到和部长同居的时候 依然甩手等吃,多么像被妈妈骂后,依然屡教不改地懒着的我啊

灭霸这个灭字译得真妙啊

跟着铁人的,除了后面的星云,全队灭
火箭小浣熊,半不知情的,全船灭
新晋斧头哥,纵览过去,全家灭
美队,就喊了那么一声,瞬灭

感觉幻红在里面都能算Happy Ending了

【明侦】本该有的人生06

愿所有的不幸都能在平行时空里有一个好的结局。

背景:恐怖童谣,私设有,ooc也有

cp:魏白、双北、鬼鸥、微乎其微薛蓉

01   02   03  04  05


06  辞旧迎新的时刻【鬼鸥】


薛猎人在凌晨四点时收拾好了行囊,他坐在床头,看了看这个自己生活了几年的地方,又看了看对面床上睡得正香的弟弟,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掏出一个装满瓜子的袋子放在了撒的枕边,拎起包走出了房门。

他告诉大家今天离开,却故意提前了一个小时。虽说是开始新生活,但离别终究是离别。薛猎人有着一颗老父亲般的兄长心,要他看着几个小的强颜欢笑地送他走,倒不如这样静悄悄的告别来得自在。

但薛猎人没有想到孤儿院的前院里还站着一个人,有人比他更早地守在了这里。

“我就猜到你会要早走。”蓉率先开了口,薛猎人看见她的头上好好地绑着他昨天送她的丝巾。见薛猎人的目光停在了她的发间,蓉偏过头,俏皮地问道:“好看吗?我觉得颜色很漂亮,就系在了头发上。”

“好看。”薛猎人点点头,在他的眼中,蓉不可能是不好看的。

“给。”蓉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巧的匕首,“我们大家凑钱买的,虽然没什么装饰,但总比你现在用的好。他们这群家伙,非要我来送。”

薛猎人接过匕首,尝试着拔出来看看,寒光闪过锋利的刃尖。他似有所悟地回头,从孤儿院二楼房间的窗玻璃里看进去,视力良好地看见房间的墙纸和天花板,薛猎人低头用指尖抹过锋刃:“替我谢谢大家,我走了。”

薛猎人头也不回地向大路走去,蓉定定地目送着薛渐行渐远,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路的拐角处,才回身,目光看向薛猎人之前望向的窗户,每个窗户前都有个小脑袋张望着,蓉摇了摇头:“一群小笨蛋,这么冷的早上,看到玻璃上没有雾气,就知道你们在偷看了。”

这天早餐时,甄院长难得地没有训斥什么,吃完了饭,一言不发地回房,一整天都没有再出来过。

分别的愁绪终归是渐渐淡去,孤儿院的生活又归于平静。在薛猎人离开三天后的下午,鬼在最是犯困的清晨,毕恭毕敬地站在伯爵宅邸门前,等待着鸥小姐的到来。

“鸥小姐为什么要这么早来呢,是风景不好看还是睡觉不开心,慢慢走不好吗?一大早就要在这里罚站。好困啊”鬼第N次忍住想要打哈欠的冲动,在心中漫无边际地腹诽着,“这个大小姐一定是个很急躁的人。”

哒——哒——,马蹄声由远而近,车渐渐从路的尽头驶来。

站成两排的仆人们都提起了精神,挺直了腰板,在马车停驻的一刻,整齐地鞠躬欢迎。鬼现实看见蕾丝的裙摆从打开的车门里荡出一角,然后一双精致的小皮鞋踏出了车厢。鬼按耐不住好奇心,在起身时用余光向马车的方向瞥去,瞧见了一个纤长的身影走了下来,然后听见温柔的少女声响起:“叔叔,好久不见,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可要打扰您了。”

伯爵爽朗地笑起来,伯爵膝下无子,唯一的女儿也十多年前因为难产去世了,故而格外疼爱自家幼弟的小女儿,也就是鸥。伯爵拉着鸥来到了鬼面前。

“来来,小鸥啊,这个就是我给你找来的临时贴身女仆鬼,她是M城孤儿院出来打工的。我听你父亲说,你平时挺喜欢去什么孤儿院啊,救济站啊的。我知道你好奇平民的生活,但你毕竟是个贵族小姐,有什么想知道的,和鬼聊聊天就可以了,不要自己到处跑了。”

鬼听着有些别扭,伯爵话里话外里,似乎把孤儿院的孩子当成每天送来的报纸一样,不过是贵族们看新鲜事的工具罢了。

“鸥小姐,您好,我叫鬼,是伯爵为您准备的贴身女仆,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吩咐我,我……”鬼恭敬又拘谨地行了个屈膝礼,边背着前几天学的自我介绍词,边抬头看向面前的鸥小姐,贵族少女肤色白皙,红唇娇嫩,微卷的黑发被优雅地盘起,露出了修长的脖颈,一条简约的蓝宝石项链与蓝丝绒的裙子相互映衬,礼貌地向鬼微笑着。

鬼感觉自己的大脑像是瞬间被扔进了温水里,脑子里盘旋着一个想法:“如果是长这么好看的人的话,当报纸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鸥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定格在了屈膝抬头的过程中,大大的眼睛,貌似专注,思维却明显已经不知道飞到了何处。鸥暗自在心里摇了摇头,自我介绍途中就开小差,真也是心大。鸥担心鬼被责骂,便主动接过了话头,向伯爵道谢:“真是多谢叔叔费心了。有些时日没见您了,难为您还一直挂念着我。我们也别在门口一直站着了,先进屋吧。”

“是,是,是叔叔疏忽了。你一路也辛苦了,先回房间休息吧。晚上叔叔邀请了M城的一些贵族来小聚,你也是要好好准备一下。”

鸥微笑应和着,不着痕迹地轻轻拉了下鬼,示意她跟着自己走。鬼迷迷糊糊地跟着鸥走,思绪一路上翻了几个跟头,从“当报纸也可以”跳跃到了“如果她是我姐姐,那我得多拉风啊”。直到进入了卧房,见鸥让别的仆侍先下去,只留了自己一人时,才勉强清醒过来:“鸥小姐,我刚才……我刚才……”

鬼再一次卡壳,欸,刚才干什么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说什么?

鸥见鬼像一台坏了的留声机一样,重复了八遍“我……”,却明显想不起来自己要说什么,不禁笑起来,她打开了自己随行的箱子,将适合晚宴的礼服初步拿了出来,主动对鬼说道:“鬼鬼,不接下来的日子就要请你多关照了。叔叔安排了晚宴,估计下午就会有宾客来了,今晚你来做我的随侍好吗?我也能多了解一下M城最近都流行什么。”

“好啊~”虽然自己陈述发言的时候容易卡带,但是对于别人提出的请求,鬼倒总是能很快接上。她快步走到了鸥的身边,左挑挑,右选选,很快就被精美的衣服所吸引住了。

鸥看着她歪着头略带纠结的样子,嘴角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仿佛看见了接下来的日子如盛夏怒放的向日葵一般,充满着勃勃的生机。


TBC

【魏白】拉灯一小时

魏民谣X白读书 小段子


“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提出的一项倡议,希望个人、社区、企业和政府在每年3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晚八点半到九点半熄灯一小时,来表明他们对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


魏民谣纠结地窥视着埋头苦读的白读书。

“小白啊,今天地球一小时呢,你别看了,咱支持一下环保呗。”

魏民谣无奈地注视着起身关灯后,打开kindle的白读书。

“小白啊,黑暗里看电子产品对眼睛不好,你别看了,咱爱护一下视力呗。”

魏民谣悲愤地怒视着放下kindle,借月光欣赏爱鞋的白读书。

“小白啊,鞋在那边又不会跑,你别看了,咱就不能交流一下感情吗?”

白读书蹲在鞋前,斜视着叉腰的魏民谣。

“你怎么今天那么多话呢,黑灯瞎火地要和我交流感情,你以为我心里没点数儿吗?”

魏民谣噤若寒蝉。

“还说不?”

“不说了。”


————————————


魏民谣从心地凝视着气场两米八、眼神很坚定的白读书。

“小白啊,你想不想来一顿不加香菇的烛光火锅做夜宵?将会有一曲现场版《南山南》为您伴奏。”

白读书表示今天怎么也这么想吃火锅呢。

吃饱了的白读书躺在沙发上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魏民谣趁着白读书动弹不得的时候大胆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


他把白读书的鞋踩了个遍~~~

皮这一下很开心呢~~~


【铁虫】拉灯一小时

来一发小段子


“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提出的一项倡议,希望个人、社区、企业和政府在每年3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晚八点半到九点半熄灯一小时,来表明他们对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


“Mr.stark,我们来参加地球一小时吧!”

“哦?Kid,你想让stark大厦都停电吗?了不起的想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我提出这个要求。”

“整个stark大厦?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想搞这么大!”

“既然你都开口跟我提了,我也不好不答应你,不过,kid,既然是你提出的,关灯的时候你是不是该帮我安排点娱乐活动?”

“没问题,Mr.stark!”



于是当晚,城市上空可以看见蜘蛛侠抱着斯塔克工业公司总裁,牵着几根蛛丝荡来荡去的身影。

“kid!我说娱乐活动,不是指让你带我在半夜里荡高空秋千!”


今天关了灯的Mr.stark依旧没能拉成灯。


【汤草】拉灯一小时

突如其来的小段子


“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提出的一项倡议,希望个人、社区、企业和政府在每年3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晚八点半到九点半熄灯一小时,来表明他们对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



“汤川,我们今天晚上参加环保活动吧,那个,地球一小时。”

“照明用电在日常用电中所占的比例并不大,一个小时所能节省的用电量更是微乎其微。从科学角度,我觉得这个活动没什么必要。”

“啊,那个,主要不是宣传意义吗?对,宣传意义。”

“嗯?怎么了,草薙,你最近很关注环保吗?”

“啊,也不是,就正好看到,你忙吧。”

“哦?”“想关灯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不止一小时也可以。”


【火有】拉灯一小时(一发完)


“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提出的一项倡议,希望个人、社区、企业和政府在每年3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晚八点半到九点半熄灯一小时,来表明他们对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糟了,我忘记把冰箱里的年轮蛋糕拿上了。我去拿一下啊,火村。”有栖匆匆把怀里的一捧零食放下,往楼下跑去。

火村拉住他:“放心吧,有栖,我已经拿上来了。”

“这样啊。”有栖安心地坐在了铺着野餐布的木地板上,拆开了矮桌上的薯片,“那就拜托你关灯喽,火村老师。”

“好,好。”火村边应和着边按下了自家宅邸电源总开关,整栋房子正式失去了现代电气的眷顾,矮桌上的几盏蜡烛成为了房间里唯一的光源。

一脸淡定的犯罪学者就着微微摇曳的烛光,在满脸兴奋的推理小说家身旁席地坐下,拿起茶壶给自己和对方倒上了两杯红茶。

有栖从身后拿出一叠卡片:“好,让我们赶快开始吧。地球一小时之推理解谜百物语。规则:由本人有栖川有栖讲述一个灵异故事,由火村副教授通过推理和科学分析进行谜团解答。火村老师,你准备好了吗?”

对于有栖突如其来的奇思妙想,火村大多数时间总是积极配合的,这次也不例外:“是的,我准备好了,请大作家出题吧。”

“好,下面请听第一题。”有栖宛如电视竞猜节目主持人一般声情并茂地读出了第一题,“消失在除夕夜的男人。”

“事件发生正月前的最后一天。那是一家资历悠久的建筑公司。坚持工作到了新年前最后一天的建筑工人们正在员工澡堂里洗去一身的尘埃和疲惫。想到第二天就能回乡和家人团聚,每个人的心情都显得很轻松,闲聊着准备带给家人的礼物和工作中的见闻。

看守澡堂的老爷子也悠闲地坐在入口的门卫室里,闭着眼听着收音机中的节目,时不时喝上一口清茶。大抵是新年的原因吧,大家似乎都洗的很认真,知道临近午夜时分,最后一群男人才冒着热气,从澡堂走出来。

'哎,老爷子。’他喊道,‘里面已经没人了,收拾就麻烦你了。’

‘今天洗了很久啊!’老爷子感叹道,‘老头子都快睡着了。’

男人们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抱歉,抱歉。明天就要回家见老婆孩子了,总要收拾得整齐一点,也算是把去年的霉运都洗掉。’

‘行了,行了,快点回去吧,过个好年啊。’老爷子挥挥手送走男人们,拿起清洁的小桶,走进了澡堂,澡堂里雾气笼罩,视线不是很清晰。

‘真是的,我们公司的澡堂排气可真差,这雾蒙蒙的就是隔间里面藏了个人也发现不了。’老爷子抱怨着越发小心脚下。

当打扫到最后一个隔间的时候,在空无一人的架子上,整整齐齐地叠放着一套满是污垢的衣服。

‘什么呀,真的还有人没走。’老爷子喊道:‘喂,谁的衣服啊,澡堂要关门啦。’

午夜的澡堂悄然无声,只能听见北风在管道里的呜咽和排风扇的悲鸣相互应和,满是污垢的衣服静静地躺在架子,而他的主人却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老爷子莫名觉得一股寒意,将衣服扔进了垃圾袋,赶忙离开了澡堂。

假期回来后,工人们陆续回来,也没有人有丢失衣服的样子。也是,当天又没有人裸奔出去。

老爷子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

然而时间又来到了正月最后一天,午夜时分,当老爷子进入空无一人的澡堂里的时候,他又看到了,架子上叠放着一整套满是污垢的男士的衣服……”

看见火村用手指轻轻磨蹭着下嘴唇,粗着嗓子、压低声音来营造恐怖氛围的有栖停下了叙述:“怎么,我家的大侦探被难倒了吗?”

“当然,没有。”火村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红茶轻啜一口,不疾不徐地说道:“只是有工人在回乡前买了新衣服,所以把脏的旧衣服扔在了澡堂里了吧。”

“唔……是这样没错。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制造了半天悬念却被火村平淡无奇地一语道破的有栖趴在了矮桌上,不死心地追问。

“收音机那里。”火村切了一块被有栖惦记着的年轮蛋糕,塞进了快要炸毛的推理小说家嘴里,“前几天你在搜有趣的灵异故事误会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了。”

“唔……好吃……啊,你给我送咖啡的时候吧。”有栖不甘心地咀嚼着口中的蛋糕,鼓着腮帮子说道,“火村你这样,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火村揉了揉有栖的头发,柔软的发丝和小说家一样手感良好:“抱歉,抱歉,真的不是故意的。看到整天嚷嚷着截稿期要通宵的大作家没在码字,却在逛花哨的论坛,一不小心就……”

“那个,我也是突发兴致。”自觉截稿期不务正业的有栖有点心虚,小小声抱怨道,“话说,火村你看到了就早说啊。”

“因为声情并茂的有栖太有趣了。”火村在有栖的脸颊边轻轻吻了一下,“继续吧,我会好好答的。”

“唔……嗯……”强撑着镇定的小说家忽视发烫的脸颊,“那就下一题。”

———————一百个灵异小故事的分界线—————————

“啊,全部说完了,真不愧是火村老师啊,一个小时都没用到,可喜可贺。”有栖拍拍双手,示意提问的终了,看着满桌的卡片赞叹道

火村微笑点头,表示接受了有栖的夸奖:“话说回来,有栖,你有没有觉得房间里太香了。你买是香薰蜡烛吧。”

“对啊,包装漂亮到让人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就买下了。”有栖得意地回答,丝毫不为自己的少女心羞耻,“不过味道好像是有点太甜了。”

“那一起去阳台透透气吧。”火村起身,向有栖伸手。

“你只是想抽烟了吧。”有栖用力地拉住火村的手,边起身边吐槽。

从阳台上放眼望去,平时星星点点的灯火今晚暗了不少,衬得月色分外皎洁。

火村深深吸完最后一烟,将烟头扔进便携式烟灰缸,偏头看向一心赏月的有栖问道:“有栖,太阳和月亮,你是更喜欢月亮的人吧。”

“是啊,怎么了?”有栖回答着转头,一旁的火村用手肘托腮,倚靠在栏杆上,专注地望着他。

“今夜月色真美。”

月光下的犯罪学者散着虚幻的清辉,把目光和话语都渲染显得格外真诚,有栖用右手捂住再一次抑制不住发烫的脸颊,左手装作不在意地拍向火村的胸前。

“火村,你在搞什么啦,突然说这种老梗。是想考考我吗?身为小说家的我可是……”

未完的话语被吞没在犯罪学者倾身而上的唇间,他搂住小说家的腰,肆意攻城略池,淡淡的烟草味弥漫在齿间。

有栖在迷迷糊糊中听见火村在他耳边低语:“有你在,月色真的很美。”

灯未再起,一夜无眠。


如果还能看见何美男发单曲……

我希望是《带你去shopping》


       今天妆令人特别着迷

  Oh我说baby

  出门前涂上新杨树林

       Oh我的lady

  开着心爱法拉利

  敞篷也不怕下雨

  维多利亚里面的秘密

  性感活力令人着迷

  为你买单至尊黑卡揣怀里

    行李箱带好和我去shopping

  穿过风和雨

  我想要给你买最美的tiffany

  然后再去买dior和gucci

  其实我特别喜欢Givenchy

  和Christian Louboutin

  其实亲爱的你不必太过惊奇

  还要带你去买朗格和宾利

  香港半岛酒店里开一瓶香槟

  这样才有意义


【百合赤】拉灯一小时(一发完)

最近三次元一直在搞地球关灯一小时,但是我的脑子里只有拉灯一小时T^T

——————————————————————————————

“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提出的一项倡议,希望个人、社区、企业和政府在每年3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晚八点半到九点半熄灯一小时,来表明他们对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



百合根友久把手放在电灯开关上,有点犹疑地向沙发上抱着Gacky的身影询问:“赤城前辈,我关灯了啊?”

即使升职成为了室长,在赤城面前的百合根依然保持着莫名的弱气。

赤城左门点点头,不耐烦地抱怨道:“啊~~,真是受不了,Mr.百合根还真是啰嗦啊。调去了特殊犯罪对策室也完全没有改变你犹豫不决的性格。快点关掉。”

"是,是,是,我这就关了。赤城前辈你不要一副焦躁不安的样子啦。”百合根啪地按下了电灯开关,房间骤然陷入了黑暗。百合根在一片漆黑中摸索着走向了沙发:“明明是赤城前辈你自己说要参加地球一小时的。"

赤城一边抱着Gacky向沙发一侧挪了挪,给百合根留出了位置,一边理直气壮地回应:“当然啦,和悠闲的Mr.不一样,一匹孤狼可是要时刻心系地球的。”

“这和独狼没有关系吧,话说,赤城前辈,你到底要叫我Mr到什么时候啊。”百合根对自家前辈毫无办法,只能拖长了音,求饶般地发出全无攻击力地吐槽。

“闭嘴,Mr.就是Mr.,不接受反驳。”

两人的夫妇斗嘴戛然而止,一时间陷入了有点尴尬的静默。百合根感觉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便偷偷用余光瞥向赤城的方向。没有灯的夜晚,月色分外皎洁,可以看清身旁人轮廓干净的侧脸和明亮的双眼。

“啊,赤城前辈的眼睛好亮。”百合根在心中赞叹,忽然觉得喉口有些紧涩。百合根一直觉得赤城前辈的眼睛很好看,眼神清澈,目光坚定。虽然不太会和人交流,用执着解谜来掩饰自己的善意,不过百合根觉得这样也很好,要是赤城前辈是个人情练达的人的话,也就没有他们的相遇了。

也不知道赤城前辈最近怎么样啊?有没有又和搜查一课杠起来?虽然也旁敲侧击地问过池田,但是池田只是嘲笑了一番百合根的老妈子病,然后拍着他的肩叫他放心。赤城前辈最近也没和他说过工作上的事。不过,即使他还是ST的Cap时,赤城前辈也不怎么说就是了。突然让他跑三十分钟,医生世代的回忆,自说自话一个人担罪,赤城前辈从来不肯主动和他说啊。

明明我是Cap啊,明明我是上司啊,虽然没有人这么觉得,但是赤城前辈你偶尔也主动告诉我一下嘛,老是要我一脸懵地猜很难的啊,呜~~

百合根晃了晃脑袋,决定说点什么来阻止自己脑内的悲鸣小剧场:“赤城前辈,我们两个这样一直干坐着,好像有点奇怪啊。我能不能看一会儿电视啊?”

说着,百合根将手伸向了一旁的电视机遥控器,却不想被赤城一把按住。紧接着是赤城连珠炮式的训斥:“笨蛋Ca…Mr.,开电视了,关灯还有什么意义。再说,哪里奇怪了。只有像Mr.百合根这种被现代科技侵染到没有自主思考能力的人才会觉得两个人坐着很奇怪。你听好了,黑暗是人类思考的庇护所,电灯发明前的千百年来,人们都是这么生活的。Mr.百合根就应该老实坐着,在黑暗中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好……好吧,我不看就是了。不好意思”百合根下意识地道歉,觉得自己的大脑有被赤城说到停机的趋势,他在黑暗中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那个,赤城前辈你太严格了吧,电灯发明前,人们也有其他娱乐方式的吧,再说这种活动本来就是宣传意义比较大嘛。”

赤城缩回了Gacky的怀中,小声反驳道:“啰嗦!”

“可是,今天的赤城前辈真的很奇怪啊。”几天前把自己叫过来,说要支持地球一小时,关灯之后的样子也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奇怪。

“闭嘴!”赤城简练地打断了百合根的探讨。

又是沉默,明明才过了不到二十分钟,但百合根却感觉过了几个世纪一般,这就是传说中的“和恋人在一起,就算过了二十分钟,也像在炭火上烤了一个世纪”吗?完全不对嘛。

不过到底是哪里奇怪呢?

百合根托着腮,看向赤城,对方正一脸专注地望向前方,眼睛又亮了几分,脸颊微红,产生微笑的颧大肌微微波动,仿佛黑暗中有什么难解的案件一般。

“赤城前辈还真是热衷这个活动啊,明明黑暗里什么都没有,却浑身洋溢着一种微妙的兴奋。”百合根在心中感叹,“算了,这样一直看着赤城前辈也挺有意思的。”

等等,兴奋?

百合根感觉一股灵光夹杂着电流从脑中闪过,不禁手抚着脸喊出了声:“啊啊啊啊,谜团,全部,都解开了。”

一旁的赤城被吓了一跳:“Mr.,你在搞什么呢,不要突然模仿我。”

“赤城前辈,赤城前辈,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奇怪了,主动要参加关灯,又坚持不让我干别的,你是想要和我……唔……唔……唔……”

赤城的手捂上了百合根的嘴,不让他把话说完,半怒半嗔地说道:“Mr.,你的话还真是越来越多了,不用一一解释说明,明白了就快点。”

纤长而微凉的手指遮挡在唇间,百合根在赤城的手后笑弯了眼,用力地点头。


——————————这是一条不会开车的分割线————————


黑暗的房间渐渐升温,如果沙发上的Gacky有生命的话,大概也会纠结自己是捂眼睛好还是堵耳朵好吧。

“赤城前辈,现在可以了吗?”百合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微卷的发丝擦过发烫的耳后,带起一阵颤栗。

“少废话,快点。”赤城急切的声音在此刻显得有点含糊不清,他用小臂遮挡着双眼,觉得百合根一贯的温柔在此刻带上了些许磨人的煎熬。

“会痛吗?”

“一直听笨蛋Cap唠唠叨叨,就算痛也注意不到了。”

“啊,赤城前辈,你刚刚叫我Cap了,好开心。”百合根直起身来,开心地说道。

对方的动作牵动着赤城的神经:“嗯~~啊~~~~~~这种小事……就不要……一一感动了……”

“说的也是呢,而且比起Cap,这个时候,还是想听你更亲密地叫我啊。”百合根将头埋进了赤城的颈间,轻声撒娇道。

“……”赤城将脸偏向另外一边,咬着唇不愿出声。

百合根用他的卷毛在赤城的锁骨上方用力蹭了蹭:“好不好,好不好吗?不然我都没有动力了,拜托你了嘛,赤城前辈。”

“……嗯……百合……根……不要得寸进尺了啊。”从齿间憋出来的声音彰显着主人的恼羞成怒。

“好,好,好。”百合根认命地放弃,今天的赤城前辈也依然是个脸皮薄的傲娇啊。

酣战不觉汗干,交颈缠足而眠。

入睡前,百合根抱着熟睡的赤城,轻声低语。

“我爱你,左门酱。”

“……”

“……”

“我也是。”

“……”

“友久。”

窗外的城市早已重新亮起了灯光,窗内的二人安心地陷入了沉睡。